访新会古驿道司前段遗迹 揭石碑题字人身份之谜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19年06月05日

  记者走访新会古驿道司前段遗址,揭开石碑题字人身份之谜

  背后躲藏的故事有待讲求

  张玉堂敬书的“应溪古庙”石匾。

  新会有条古驿道,司前镇保留了此中两段较完整的遗址,此中一段位于该镇天等瓦岗村,另一段位于田边龙溪村。“古驿道上的石碑题字人身份成谜,但愿记者帮手领会。”日前,司前镇一位热心村民张先生找到本报,但愿记者帮手。带着这个疑问,记者日前重走了新会古驿道司前段,并揭开了题字人身份之谜。

  村民都姓张 却请“孙”姓人题字

  驿道,在古代也称官道,是古代经由驿站传送公函的交通路线。据领会,新会古驿道工具线公里。在司前镇田边村党支部书记张英培的率领下,记者日前来到田边龙溪村的应溪船埠,看望了新会古驿道的这段遗址。

  “你看,这就是古驿道的遗址了,根基保留了古驿道的原貌。”在前去该村应溪船埠的路上,张英培指着一段30多米的青石板路说。记者抬眼望去,临近水边的处所,“应溪古庙”四个大字映入眼皮。细心一看,这是一块犯警则的、已裂成两半的石匾,上面刻着“应溪古庙”“道光乙巳仲冬”“新会参将孙玉堂敬书”等字样。

  在古驿道旁,有一寺庙叫“应溪古庙”,是本地村民及众善信敬奉张王菩萨——三国期间蜀汉名将张飞而建的。田边村村民祭祀张飞的习俗至今已有200多年汗青。初建时,此庙叫“张王庙”,后因迁址扩建至龙溪村,更名为“应溪古庙”。

  “我们村全村人都张姓,为何会请这位新会参将孙玉堂在寺庙上题字?我在族谱上也没有找到一个叫张玉堂的先祖。再说,这字写得很有程度,还有印鉴,想必是其时受过优良教育并身份显赫的人所留下,但我也没听村里的长辈提起过。”报料人张先生暗示,村口矗立的一块写着“龙溪里”的石匾也出自“孙玉堂”之手。

  “孙”乃孙辈之意 题字报酬晚清书画家

  对此,司前文化站站长汤凤琼暗示,“孙玉堂”中的“孙”是“孙辈”之意,这位提字的人其实叫“张玉堂”,有史可考,为惠州晚清书画家。

  据《惠州书法》第四期引见,张玉堂,字翰生,号应鳞,生于清乾隆五十九年(1794年),卒于清同治九年(1870年),归善县城(今惠城区桥东)人。自少能文却屡试不遇,于是弃文从武,参与承平军。因为作战勇敢、有盘算,屡获升迁,至清咸丰四年(1854)获任大鹏协副将,直到同治五年(1866)才辞职归里。玉堂的拳书,每于粗犷豪宕中见雄伟强大之气;指书则节律刚劲,筋骨健朗,有奇特的神韵,他的书迹在港澳一带留存颇多。妈阁庙有他指书自作诗石刻,此外,中山石歧镇西山寺(即仁寿禅寺)的大门上,嵌有他拳书的“红棉旧荫;福地重光”门联石刻……这些书作,成为地点奇迹吸引旅客的人文亮点。

  汤凤琼说,清道光二十年(1840年)版《新会县志》中,也找到了这位新会参将,名叫张玉堂,为正三品官员。“按照材料印证及笔迹对照,根基确定了他的身份,古驿道还躲藏着很多故事,还需我们耐心讲求。”汤凤琼说。

  文/图 江门日报记者/张奕维

(编辑:admin)
http://mgdphotos.com/sbg/158/